就是要野餐@麻瓜邓
编辑时间:2020-07-07 作者:
本周新假期的饮食大稿是野餐,刚好我的一班老同学,一个月前已约定复活节假期去野餐,说好了每人自备一种食物;有朋友因工作关係未必有时间準备食物,我说:「你饰演气氛丫嘛,总之嚟就得啦﹗」除了真的野餐活动,还有以野餐作主题的一连4日室内市集(详情见本文尾段的介绍)。这阵子,忽然被「野餐风」包围着自己,那我也来顺水推舟,谈谈野餐二三事吧。

我不是经常野餐的人,又怕蚊虫又不敢随地坐,但间中大伙儿一起野餐,还是很高兴的事。不过香港可以随处野餐的场地很有限,想像欧美那些国家的人民,随时随地可以即兴野餐,简直是妙想天开。在香港野餐,往往要提早搵定地方、策划好路线;别说野餐,沙滩、公园的活动也很多限制。香港No.1「规举之王」公园,当然是钻石山的「南莲园池」。南莲园池确实清幽雅緻,说它是城市里的hidden gem也不为过,但早在开园之初,已发生「禁止园内写生」的新闻。时至今日,「南莲园池规举众多」更成为icon,我亲眼目击外国游客见到园外的规则告示牌为之侧目,甚至要举机拍摄(即刻send俾朋友一齐开眼界啦梗係);我也在公园门口看见有人拖着一般买餸用的手拉车被拒入内,要游人先寄存在正门一带(但按正常游园路线,游人根本不会折返正门,咁一係放弃入内,一係就原路折返取回手拉车);我亦见到园内有人拿出一樽柠檬茶饮了两啖解渴,即被保安上前劝止。点解?因为公园规则写明:「除婴儿外,游人不宜在园内饮食(饮水除外)。园内提供的食物和饮料,游人均须在个别指定範围内享用。」(详尽规则请看:南莲园池的网站)

上月,明报副刊做了一篇有关香港公共空间发展的报道,访问了香港中文大学未来城市研究所副所长、地理与资源管理学系副教授姚松炎。内容很值得深思,截录部分如下 (原文:《柏林有地真係要发展?》):

 

你不开放更多空间给我野餐,但大家要野餐的心不减,而且愈烧愈烈。近两三年,大大小小的野餐企划开始出垷,其中草原地图更策划及带动了不少草地活动。在缘起一文中,他们这样写:「 2011年3月,一位电视新闻记者到深水埗南昌公园的草地,以西装大衣盖身小睡片刻,不久即被管理人员阻止。管理人员表示,他可以坐,不可以卧;合上眼睛、卧在草地上,这行为如同露宿,是公园不允许的。我们对此感到非常疑惑:一个普通人愿意躺在草地上,那不是代表他/她欣赏这个地方吗?为甚幺我们不能自由地在草地上活动?为甚幺要管束我们的身体、行动的自由,精细到是坐还是卧、眼皮有没有合上?公园真的有这种权力,限制我们在草地上活动吗?」(原文:草原地图计划简介)

如果你认同姚教授或者草地原图一班搞手的看法,我觉得最直接的回应就係去野餐﹗ 未来几天既是长假,天气又好,大家都要「复活自己的身心」,出外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啦。野餐、行山、运动…… 甚至去公园散步,点都胜过躲在家上网吧。如果有点购物慾,这假期捨弃大小商场吧﹗ 新晋市集搞手单位SUUUPER MARKET会在葵涌举办一连4日的「Let’s Picnic野餐主题市集」,带来各种本地以及台湾、韩国的特色手作产品,光是看fb的推介已很吸引﹗

野餐主题市集

脸书连结:suuuper market

就是要野餐@麻瓜邓

就是要野餐@麻瓜邓
SUUUPER MARKET的fb有手绘地图指导如何去市集,另注意3-4/4及5-6/4的登场品牌略有不同。

 

就是要野餐@麻瓜邓
近年香港比较有规模的野餐活动,大概是一年一度的西九海滨长廊的「自由野」吧,官方大力鼓励随便坐,随地野餐,可悲地说香港罕见。此图摄于去年的自由野活动,我买了一个好味Pizza,带了小青瓜和家里沖的咖啡和朋友分享,还带了私家espresso杯出来。(野餐梗係要chok一番)

 

就是要野餐@麻瓜邓
真正的「自由野」﹗欧洲城市很多地方都可随便野餐,但那次路经伦敦东部的London Fields公园,那种全民奔放、齐齐野的气息,真的令人嚮往。

延伸阅读:败给缸瓦佬@麻瓜邓

上一篇: 下一篇: